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曾经我只是球迷,如今在人生棒球场上我也换上新的球衣

 
 
 

日志

 
 
关于我

人人都有同样的眼神,好像深海的鱼仰视着蓝天,从没有过如此哀伤的眼神。只有看到那些年轻人的眼睛才会明白。

网易考拉推荐

毕业生——《我的团长我的团》同人极短篇  

2009-03-18 04:58:15|  分类: 胡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军军官学校校歌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

这是革命的黄埔

主义需贯彻,纪律莫放松。

预备作奋斗的先锋

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众。

携着手,向前行

路不远,莫要惊

亲爱精诚,继续永守,

发扬吾校精神,发扬吾校精神。

1527个年轻的中国战神组成的灰色方阵,卓然而立,雷鸣般地高声齐唱,这歌声如此慷慨悲壮,动人心魄,甚至连观礼台上的众多高官大员,也不禁身心颤抖。

这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七期成都本校部第一总队的学员毕业典礼,第一总队的1527名学员,从明天开始,就将奔赴前线各部队,走向抗日战场。这是他们在成都校本部的最后一天。

冗长而刻板的毕业典礼结束之后,学员们三三两两,在校园中流连,两年700多天的军校岁月,似乎每日每夜都在学习和操练,没有闲暇,没有自我,根本没工夫悠闲地欣赏风景。于是直到今天,几乎所有的第17期学员,都一夜之间,发现这个他们洒下无数汗水泪水甚至血水的,横平竖直、格局呆板的军校校园,竟然也有景色优美,让人感到心旷神怡的所在。

尤其是校场西侧那座造型朴实,视野开阔的小小凉亭,更是引来不少学员拍照留影,流连小憩。

“立宪,今天的你看起来有些异样,总是板着个脸,像扮黑面包公,平时你不是最爱说笑的吗?”一直拿着相机为同伴拍照的周孟侠拍着身边一位同学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周孟侠是成都新津人,大哥在空军官校毕业已分配第四大队担任少尉三级飞行员,空勤人员的薪水在后方堪称十分丰厚,自然泽被了小弟,这点从周孟侠胸前挂着的时髦德国莱卡相机就可见一二。

“难道是要离别心上人,难抑离别之痛吗?”旁边的李正浩也嘻嘻哈哈地接过话头。

“哪里,我根本没恋爱,如果我有心上人,能瞒着你们么?又瞒得过你们么?”张立宪不喜不怒,不咸不淡地回答,他原是成都本市的高中学生,但考上军校后硬是两年都没回一次家。

“这倒是很难说!我是看了你的同学录留言揣测出一二的!列位请看:‘在未来的那末一天,我们抗日胜利归来,回忆当日在双流,在皇城,在北校场,在少城公园,在天回镇,在牧马山,曾有过艰苦、饥饿、紧张,也有过欣喜、欢乐、温柔、打开这本册子,那些富有诗情画意的生活,于许多铁的伙伴们那不同的脸孔,是将会在你们的眼前重映的,那,该是多么有意味呢!’这么肉麻的话,这就是你张立宪的心声啊,是不是写给心中的女子的?哈哈”李正浩摇头晃脑,酸声酸气地朗读着,众人纷纷翻看同学录,故意用异样地目光望向张立宪,此起彼伏地应和“是啊,是啊,正浩分析得言之有理。”

“有理个屁!看我不收拾你!”张立宪红着脸,一声大喊,冲向李正浩就是一顿锤,众人纷纷上前助拳,顿时亭中烟尘滚滚,军帽翻飞,一刻钟后,这帮衣冠不整的准军官才一边满地捡军帽一边哈哈大笑。“嘿嘿,你终于绷不住了,这才对了,今天是咱在官校的最后一天,要把乐子都耍完才走么,哪有你这样板着脸的。”

“嘿,你们这就有所不知了,我等马上就要分配基层部队了,虽然一开始是见习生,但很快就要做部队的官长的,身为官长,没点长官威严怎么成?我在酝酿一下这种威严的情绪,适应从学生到官长的转变呀。”张立宪振振有词地回答,他还试图继续做威严状,但无奈被刚才的一番嬉笑打闹早已搞没了情绪,怎么绷也绷不起,索性不绷了。

“酝酿你个锤子哦,你好的不学坏的学,立宪哦,你下部队之后可别真的搞这一套哦,我们是光荣的革命军人,代表着崭新的国防武装力量,是要我们所学的军事知识武装改造部队,可不兴那套只知训人体罚的军阀作风。”

“那倒不一定,如果分配在作风涣散,腐化严重的地方部队,不以雷霆之手段,是很难重建军纪和战斗力的,这不是军阀作风,而是实际情况!”

……

……

眼看着几位同窗之中的军事理论家在为这个话题高谈阔论地争辩起来时,张立宪已经在旁边悠闲地嚼起周孟侠抛过来的美军口香糖了。

“我要去57师了,明日启程赴湘。”

“74军57师,名扬天下的‘虎贲’!恭喜你!孟侠。”张立宪诚心实意地说着,眼中不经意地闪过一丝羡意。

“立宪,你的分配单位呢?这几天都没听你说起过。”

张立宪淡然一笑,从上衣口袋中掏出叠得整整齐齐的请调令。

“新28师?这不是……天哪,就是远征军中那个丧师辱国狂奔回国的败兵之师,简直是军人之耻!我还以为这个师铁定被裁撤呢,立宪,校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你,你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吧,难道是那‘马捕头’还找你麻烦?”

“算了,我等无权无势的小学员,对这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到这等部队任职,我心里的确忐忑。但起点虽低,只要用功,未必就不能干出一番事业。毕竟也是在滇西国防前线,往来交通也便利。”

“难怪你刚才在装神扮鬼,原来是想着怎么整顿那帮祸国殃民的窝囊废,在这里就预祝你的雷霆手段能马到成功啦。”

“嘿,我真的等不及,要赶紧一试身手了!”21岁的张立宪右手握紧了腰间佩戴的中正剑,双手汗津津的。

这一天,是1942年5月15日。


注1:这是小说,实际的第17期第一总队的毕业日期是1942年4月15日,为适应剧情衔接需要而推迟了1个月。
注2:当时军校为适应战时需要,从3年制缩短为2年制,而学员中普遍以四川学员的年龄较低,但即使是年龄较小的四川学员入学年龄很少有小于19岁的,一般是19-21岁,这是张立宪年龄设定的依据。
注3:张立宪的同学录留言,改编自史实中抗战期间陆军军官军校毕业生留言。 

毕业生——《我的团长我的团》同人极短篇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图为陆军军官学校第17期,贵州独山分校学员毕业照(成都总校学员毕业照我暂时找不到)

  评论这张
 
阅读(194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