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曾经我只是球迷,如今在人生棒球场上我也换上新的球衣

 
 
 

日志

 
 
关于我

人人都有同样的眼神,好像深海的鱼仰视着蓝天,从没有过如此哀伤的眼神。只有看到那些年轻人的眼睛才会明白。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2009-06-01 00:10:17|  分类: 胡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应美国南北战争的一辑油画,我一直都很喜欢,不但画面画得传神生动,很好的反映了战争和战争中的人,而且其中的旗帜、武器、服装等等都非常的考究,可以学到很多关于19世纪中叶军事历史方面的知识。

在反映葛底士堡战役的几副油画中,其中一幅名为《娃娃上校》(The Boy Colonel),引起了我的兴趣。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因为这辑油画画的都是真人真事,战役的时间、地点、参战部队的番号,都是真实可考的,所以想必葛底士堡战役中真的有个“娃娃上校”,这是怎么回事呢?众所周知,西方军制中,上校一般就是团长,而在南北战争中,团(Regiment)是基本的战术单位,团长一职应该是很重要的,怎么会给一个小男孩管带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就去查了查这个人的背景,还的确给我查到了,下面我稍稍翻译一下(结合wiki资料、北卡罗来纳第26团史资料等),介绍下这位《娃娃上校》。

亨利.金.柏格温(Henry King Burgwyn, Jr.)(1841.10.03-1863.06.01)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内战前的经历

柏格温出生在马萨诸塞州的Jamaica Plain镇,当时他的父母在此处度假并生下了他。柏格温的父亲是一位种植园主,柏格温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北安普顿郡长大,中学就读于伯灵顿学院,他渴望成为一名西点军校学生,但无法获得推荐入学资格,于是在1857年他放弃了成为北卡罗来纳大学学子的机会,进入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就读,并与1861年毕业。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当时美国的南北方的深刻矛盾已经极为激烈,战争一触即发,各南方州都在募集志愿兵,疯狂备战。弗吉尼亚军校的青年学生普遍对于联邦政府有着极强的不满,柏格温也不例外,他毕业后马上加入了北卡罗来纳州的志愿兵招募工作,每天花数个小时在征兵站忙于招募新兵,并在罗利市的克拉布特里训练营,以临时少校的身份担任训练营教官,这批新兵的年龄从15岁到55岁不等,虽然年仅十九岁,但柏格温毫不动摇地将严格的纪律灌输在新兵和比他年长许多的其他尉级军官身上,这批新兵就是后来的北卡罗来纳州第26步兵团的主体。

北卡罗来纳第26步兵团

1861年4月,南北战争爆发,8月,在前弗吉尼亚军事学院教官,著名的“石墙将军”托马斯-杰克逊的推荐下,柏格温被正式任命为邦联军中校,8月27日,北卡罗来纳州第26步兵团正式成立,柏格温任中校副团长,而当时他年纪还不到20周岁。

北卡罗来纳州第26步兵团的团长是同样年轻,31岁的前政府官员泽伦-文思(Zebulon Baird Vance),在担任该团团长之前,他自募一个连队的志愿兵,在北卡罗来纳州第14步兵团担任连长。北卡第26团经过半年的基本训练,在1862年3月编入准将兰塞姆(Robert Ransom)所领导的旅团,这个旅十分庞大,除了北卡第26团之外,还有24、25、35、48、49团,是共辖6个步兵团的步兵旅。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26团主要干部,中间为柏格温

北卡罗来纳州第26步兵团的首战是新伯尔尼之战,该战役发生在1862年3月14日,新伯尔尼位于纽斯河(Neuse River)的右侧堤岸位置,是南方重要的港口要塞,为了攻占新伯尔尼,政府军出动了13个步兵团和一支海军分舰队发动攻击,而南方只有6个步兵团和1个骑兵团,以及若干炮兵参战,众寡悬殊之下,南军伤亡一百多人,400多人被俘,被迫向后撤退,撤退途中26团可谓是一团混乱,溃不成军,全团丢弃了800多个背包,500多个饭盒,500多个弹药盒,495挺步枪,几乎把所有辎重都丢光了,柏格温险些被俘,侥幸逃生。随后26团在6月参加了著名的“七日战争”,向政府军要塞马尔文山发动攻击,但被击退。

“娃娃上校”诞生

在1862年8月,团长文思重新回到北卡罗来纳州政府任职,谁将继任第26团团长呢?从一般的逻辑看当然是柏格温,事实上在文思担任团长期间,因他缺乏军事知识,所以在军队的指挥中也相当依赖军校生柏格温,但旅长兰塞姆反对这项任命,他和柏格温一向势同水火,此时就表示对于担任团长来说,柏格温过于年轻,并请求调一名北卡第一骑兵团的中校来26团担任团长,甚至直接拜访邦联总统戴维斯表示反对任命柏格温,但总统表示,谁募集的团队,让谁担任指挥官,这个原则应该保持,于是20岁的亨利.金.柏格温被任命为北卡罗来纳第26步兵团上校团长,成为“娃娃上校”。

因为柏格温与旅长兰塞姆之间无法调节的矛盾,在8月27日,26团调出兰塞姆旅,转隶佩蒂格鲁旅(J. Johnston Pettigrew),该旅管辖北卡第11,26,44,47,52步兵团。晋升上校,继任26团团长,随后该团开始休整和集训,并接收了一批新兵,在柏格温写给父亲的信中介绍,团队总兵力达到1172人,“是邦联军中人数最多的团。”

在1862年12月第26团参加了戈尔兹伯勒之役,之后在1863年初转隶著名的李将军所辖的北弗吉尼亚方面军,在1863年4月,这支成军以来一直在北卡罗来纳州本州作战的团队经“邦联”首都里士满,并转乘火车开往汉诺威镇驻扎。

在汉诺威驻扎期间,邦联通过了一项新的决定,允许各团队自行设计军旗,柏格温写信请求自己的姐姐玛丽为26团制作一面崭新的丝绸团旗。

而与此同时,李将军正在进行对北弗吉尼亚方面军的改组,将该方面军整编为三个军,其中第三军由希尔将军(Ambrose P. Hill)指挥,下辖3个师:潘德师、安德森师、黑斯(Henry Heth)师,黑斯准将的师团下辖4个旅,其中就包括了北卡第26团所在的佩蒂格鲁旅。

葛底士堡

6月7日,佩蒂格鲁旅来到弗吉尼亚州东北部的弗雷德里克斯堡附近驻扎,位于李将军的方面军的最右翼。6月28日,希尔的军队抵达坎伯斯堡,影响美国命运的大决战即将爆发。

6月29日,第26团在葛底士堡西侧的小镇新赛伦宿营,旅长佩蒂格鲁命令三个团就地放下大行李,向葛底士堡挺进,抵达距离葛底士堡仅9英里的位置,和联邦军骑兵率先交火,在旅长向师、军汇报的同时,26团返回先前的宿营地取上行李,继续向葛底士堡挺进了约3.5英里,在一处隐蔽的小树林休息。

6月30日,南军发现葛底士堡已经被北军先行占领,立刻命令黑斯师和潘德师发动进攻,7月1日凌晨5点,黑斯准将下令发动攻击,但无论是军长希尔还是师长黑斯,都误以为葛底士堡只有联邦骑兵和联邦的地方留守部队,防守不强。

在清晨的薄雾中,26团涉过一道小溪,抵达距离葛底士堡约3英里的位置,邦联侦查骑兵鸣枪示警,但南军的冲锋已经打响,26团作为全军先锋,向前猛打猛冲,早晨10点时,已经距离葛底士堡的镇中心不足1公里,但他们遭到了强烈火力的拦截,不得不停止进攻步伐,旅长佩蒂格鲁开始进行全旅阵型调整,将26团摆在最左翼,从左到右依次是北卡26团,11团,47团,52团。但这段调整队形的时间给了联邦军以时间布置防御。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下午2点30分,佩蒂格鲁下令全旅冲锋,26团在团旗的引导下“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敌阵,高擎团旗的中士曼斯菲尔德已经是这个团的第八位旗手了(前面7个自然挂了),但迎接他们的是空前猛烈的枪林弹雨,因为他们面前的是足足两个团:密歇根州第24团和印第安纳州第19团,

北卡26团忍受着伤亡继续前进,他们遭到的不仅是正面步枪的射击还有右侧的邦联炮兵阵地的炮火轰击,团队的左右两侧地形复杂,无法展开,这使得部队被迫向中路集中,这更加重了伤亡。北卡26团突破了一道防线,在第二道防线上遭到了密歇根人和印第安纳人不顾一切的反击,双方在近在咫尺,在不足20码的距离上面对面开火,几乎弹无虚发,死伤者的躯体和鲜血顿时堆满了阵地。此时26团的团旗在这一天中第九次跌落在地,而所有的护旗班成员非死即伤。

“请帮我转告佩蒂格鲁将军,他的团队今日将誓死捍卫荣誉!”上尉马克里(W. W. McCreery)向柏格温吼道,然后他捡起团旗,将旗帜高高挥舞,但一发子弹立刻击中了他的心脏,马克里倒地死去,H连的韦尔考克斯中尉从马克里的血泊中捡起团旗向前冲锋,但没有迈出两步也被子弹打倒。

此时26团的大部分连长都发现他们的连队已经伤亡殆尽,望向其他连队的位置,也发现几乎没有战友的身影了,柏格温知道团队不能就此停留,必须在团旗的引导下前进,他自己抓起团旗,站在团队的中间位置,一边擎旗前进一边下达命令,他把B连连长叫道身边,命令他率领左翼残余士兵集结战斗,又命令另外一名士兵担任团旗旗手。此时突然一阵密集弹雨袭来,三个人都中弹倒地,受了致命伤。

副团长雷在右翼集结部分士兵,命令他们上刺刀,随即高举团旗吼道“26团!跟我来!”

26团在团旗的引导下发动几乎不可能的突击,突破翻越了联邦军的第二道防线,但此时他们完全陷入了密歇根州第24团和印第安纳州第19团的交叉火网之中,副团长雷一手擎旗,回身察看后续部队是否跟着自己前进,此时一名密歇根州的射手开枪击中了他的背脊,26团团旗这一天中第14次也是最后一次掉落在地。

联邦军在经过顽强抵抗之后撤退了400码,26团残部在这个阵地上进行临时编组,并拾捡敌人的弹药以武装自己,正当他们准备继续前进时,南军的援军潘德师抵达了。

柏格温胸部中弹,被两名士兵抬下火线,但这两名士兵只有1条军毯垫在柏格温身下,之后一名南卡罗莱纳州的中尉过来帮忙,提供了另外一条军毯,并帮柏格温清洗伤口,但没有想到的是这名中尉见柏格温必死无疑,就抢走了柏格温的手表扬长而去,两个小时之后柏格温躺在一张摊开的弹药袋上去世,他阵亡的这一天,还不满22岁。

拥有800人的北卡罗莱纳第26团在7月1日这一天的战斗中,86人失踪,502人伤亡,伤亡率达到了73.5%。而在持续三天的葛底士堡战役结束后,北卡罗来纳州仅余26人,是整个南北战争中伤亡最重的一个团队。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葛底士堡的北卡罗来纳第26团纪念碑

“我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上帝的意愿必定会实现,这仗我们打胜了,为了保卫祖国,我死而无憾。’然后他就心满意足地静静咽气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勇敢的人,他在枪林弹雨中无比冷静,知晓做什么和怎样做,他的战士都誓死拥戴他。”

这是一名战友奥尔兹在1906年的回忆录中提及柏格温的一段话。

在1867年,柏格温的家人找到了柏格温的遗体,并将他重新安葬于奥克伍德公墓(Historic Oakwood Cemetery)。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柏格温的佩剑

美国内战中的“娃娃上校” - 板凳崽 - 板凳崽的九局下半
柏格温之墓

  评论这张
 
阅读(11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